“大哥”王石的境界

砺石商业评论公众号 2018-08-14 10:18

  2018年8月1日,在碧桂园顺德总部举行的全国媒体见面会上,有媒体向杨国强提问,“杨主席是非常有情怀的,但为什么社会上会因为碧桂园出现一些不美好的事情。您认为问题出在了哪里,责任是谁?”

  杨国强用极难辨识的顺德方言接连回答了三个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每天都在忙,为了使社会变得更好而忙,你觉得我是不是最笨?我也搞不清楚。我感觉自己是天底下最笨的人,做了很多的事情,钱不是自己的,我是很亏的。未来我的钱越多,我亏得越大。因为我花掉的钱是我的钱,我死了以后,钱不是我的。”

  杨国强还说,“我本来可以去亚马逊漂流的,可以跟大哥去珠穆朗玛峰爬山的,可以做很多我喜欢的事情,结果,笨死了,我自己赚的钱不是自己的,我每天为了做得更好而忙,现在更加的笨,又做了农业,帮助9省14县脱贫。”

 杨国强口中爬珠穆朗玛峰的大哥,指的就是中国地产行业公认的带头大哥,万科创始人王石。


  杨国强在媒体见面上,一直在强调自己的辛苦与无私。但他始终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每天这么辛苦,碧桂园却事故不断,王石留学、登山、谈恋爱,而万科却成为中国地产行业品质的代名词;杨国强荣登中国首富时刻保持低调,王石从没有进入中国富豪100强却经常公开演讲,但杨国强却遭受到公众与媒体的大量质疑与指责,而很多企业家都敬重王石为“大哥”。

  2

  王石,出生于1951年,属虎,今年67周岁。杨国强1955年出生,属马,小王石4岁。王石17岁初中毕业后,先是在位于大西北的新疆吐鲁番盆地做了五年汽车兵,复员后到郑州铁路局的水电段做了一年的锅炉大修车间工人。1974年,王石年满23岁,进入兰州交通大学给排水专业学习,1977年大学毕业,先是分配到广州铁路局工程段工作了3年,后考入广东省外经委,成为公务员,负责招商引资工作。

  1983年5月7日,32岁的王石决定辞去在广东省外经委的公职,乘坐广深铁路来到深圳经济特区学习做生意,在进入深圳特发公司贸易部饲料组从事玉米饲料生意的三个月内就赚了三十万,这在当时是一个不小的成绩。但就在王石进入商场初战告捷时,意外有香港媒体报道鸡饲料里有一种肥鸡丸,肥鸡丸里面有致癌素,导致人们都不再敢吃鸡肉,鸡卖不出去,鸡饲料也没有了市场,这让王石把之前赚的三十万全赔进去后,又赔了四十万。

  王石于是破釜沉舟,买了机票只身飞到位于东北的大连粮油进出口公司,向大连粮油公司订了两万吨玉米,但王石此时根本没有资金支付货款,所以向大连粮油提出到货一百天后再付款,由于当时受肥鸡丸事件影响,玉米没有市场,大连粮油公司也只能无奈同意。王石之所以敢在这种情况下再大规模向供应商预订玉米,是因为其不相信香港人以后不再吃鸡肉,王石认为只要香港人还吃鸡肉就需要玉米饲料,而玉米饲料只有自己有,就一定会赚钱。在王石预订的玉米快运到深圳港口时,香港媒体又报道称之前的肥鸡丸信息弄错了,香港人又开始吃鸡肉了,吃鸡肉需要养鸡,养鸡需要鸡饲料,鸡饲料要有玉米,而王石正好有玉米,王石凭借这次赌注,不仅把之前亏损的七十万补了回来,又赚了三百万人民币。

  王石后来回忆称,之所以在当时的情况下做出如此冒险的重注,与其之前在部队当兵、在工厂做工人、在大学读很多书的历练息息相关,这些历练锻造了其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以及对事物的独特判断。

  1984年9月,王石用销售玉米饲料赚来的300万人民币创办了万科前身,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正式开始了自己独立经营一家企业的经历。万科在创业初期,主要经营从日本进口的电器、仪器产品,同时还搞服装厂、手表厂、饮料厂与印刷厂等业务。用王石的话来说,“就是除了黄、赌、毒、军火不做之外,其他万科基本都涉及到了。”其中在1988年,万科以2000万元的天价在深圳拍得威登别墅地块,借此地块正式进入房地产这个之后让万科大成的行业。

  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有很多商机,企业都是什么生意好做就做什么,所以多走上多元化的道路,实施专业化战略的企业非常少。

  但王石发现,多元化企业往往存在一个显著问题,就是在任何行业都难以进入前三名。但王石有一个远大目标,就是希望有生之年做一个伟大的公司。什么叫做伟大的公司?王石认为,“第一,要做产品,产品被市场上接受;第二,要做品牌,品牌要超越一般的企业;第三,要有行业标准,就是你不仅仅是品牌大家愿意接受,而且你还要带领行业往前走。”除了这三点,王石认为伟大的公司还要有被市场欣赏的企业文化,成为推动社会往前进步的正能量。

  而多元化战略很难实现成就一个伟大公司的愿景,于是王石从1994年开始带领万科坚定的从多元化转向专业化战略,在专注的领域选择了住宅地产,其他行业关停并转,能卖的卖,能送的送,卖不出去也送不出去的就果断关掉。

  从多元化转向专业化,这是万科发展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战略决策,专业化战略让万科从地产行业率先突围,并在日后20多年,其与格力空调一直被认为是中国专业化战略的两个最杰出代表企业。

  3

  万科在创业初期就搭建了一支人才济济的骨干团队,极具战斗力,在王石的带领下,聚焦住宅地产领域的万科在1998年就成为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在成为中国第一大房地产公司之后的第二年,只有48岁的万科创始人王石却意外宣布辞去万科总经理职务,只保留董事长职务。

 王石认为要建立一个伟大的企业,一定是靠制度、团队与品牌,而不能依靠一个强人,一旦强人离开了企业怎么办呢?这促使王石最终决定辞任万科总经理职务。

  王石在辞任万科总经理的时候做了一次公开讲演,王石表示,“辞去总经理是因为我对万科有信心,为什么?因为我给万科选择了一个行业,房地产行业;第二,我给万科建立了一个制度,现代企业制度;第三,我给万科建立了一个团队;第四,我给万科树立了一个品牌。我不当老总,我也相信万科能健康地往前发展。”

  辞任总经理对王石来说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克服权利欲,还要给自己再开辟一个新天地。王石发现只要自己还在办公室,团队就会对其形成路径依赖,很难真正成长,王石于是做了一个决定,要和万科的团队疏离,于是选择了去社会做公益与慈善,去户外进行登山,跳伞,划船等自己年轻时曾经向往的运动。

  在宝万之争爆发后,很多人对王石辞去董事长,去登山、游学,做社会公益进行质疑。但这恰恰不应该是王石被质疑的地方,而是王石作为一个优秀企业家境界的表现。

  即使在登山等运动中,王石也通过努力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近日,其在接受腾讯新闻出品的《财约你》专访时透露,在2001年就曾连续登顶了两座7500米的山峰,获得了国家体育总局认可的登山运动健将,并在2003与2010年两次登顶珠峰成功。受王石影响,郁亮在2010年也成立了一个菜鸟登山队,三年之后从北坡登上珠峰,登珠峰下来之后一个月内又跑了一场马拉松。

  4

  王石辞任总经理后,虽然由郁亮逐渐挑起了企业运营的重担,但王石依然担当着万科的精神领袖,其在战略与价值观上对万科始终发挥着重要影响,例如其坚持的绝不行贿的道德底线与不超过25%利润的承诺都成为万科这个企业的显著标签,也成为推动社会往前进步的正能量。

  我们反思碧桂园今天因建筑事故导致的舆论危机,很大程度源于创始人杨国强对于规模与速度的追求,而牺牲了质量。牺牲质量虽不是杨国强刻意而为,但畸形的高目标与围绕高目标的激励与奖惩机制导致了碧桂园在规模、速度与利润面前,往往以牺牲品质为代价。

  在对待规模、速度与质量的问题上,王石很早就以万科的实践为碧桂园等行业竞争对手做出了表率。

  从1998年以来,万科就一直处于中国房地产排名第一的位置,王石认为“在第一的位置上,你就想保持着第一的位置,所以万科的发展速度就非常快。”

  对此王石很警觉,“万科在如此大的规模与如此快的速度下,产品质量怎么保证?今天市场好的时候,没有问题,将来市场成熟的时候,增长没有那么快的时候,如果你质量保证不了,将来怎么办?”

  所以王石当时就提出万科一定要改变经营模式,一定不要太在乎第一,第一只是一个结果,不是目标。王石认为“第一固然好,但是你质量好了,只是排第三,有什么不好呢?总比质量不好的第一好得多。”王石在万科内部讲话中明确表示,在速度和质量冲突的时候,应该质量第一;速度和成本冲突的时候,还是质量第一。而在碧桂园的发展过程中,很少见到杨国强有这样的反思。

  万科在对质量进行反思的过程中发现,中国的建筑行业与日本同行相比具有巨大的差距,中国建筑行业误差是厘米级,而日本同行误差是毫米级。王石于是决定要弥补这个差距,制定了万科内部著名的“千亿计划”,“千亿计划”不是指千亿销售目标,而是选择1000名工程师,用1亿人民币分期分批送到日本训练。2012年,万科工程师在日本工地参观的时候表示没法学习,太难了。第二年,这些表示没法学习的工程师觉得学习一次还不够,还需要第二次、第三次。

  王石坚信品质才是万科未来正确的方向,如果今天不去强调质量,到明天再做的时候可能就来不及了,因为万科的体量太大,稍不慎就会出现质量事故。

  王石对万科质量的担心,王石通过主动放下做第一的虚荣很好的解决了,但多年之后,王石的担心却在大干快上的碧桂园身上验证了。

  5

  2016年,在王石与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共同参加的一个会议上,柳传志表示,“我没有马云那么阔,但相信比王石财务自由的多。”

  房地产是中国诞生富豪最多的行业之一,王健林、许家印、杨国强、吴亚军、孙宏斌......但作为中国房地产行业公认的带头大哥,王石却从来没有在中国富豪榜前100名的名单里出现过。

  王石不是没有机会,而是他主动选择放弃了成为超级富豪的机会。1988年万科进行股份化改造时,在万科当时4100万股的股份中,一部分股票是可以分配到王石名下的,其余由集体持有,但王石当时决定放弃其中个人应得的股份,王石表示,“我不需要控制这个公司,我仍然有能力管理好它”。另外,王石也意识到,在中国社会当中,尤其在20世纪80年代,突然很有钱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从中国传统文化来讲,不患寡而患不均,大家都可以穷,但是不能突然你很有钱。所以王石放弃成为一个有钱人。

  从今天看,王石的决策依然是明智的,虽然有很多通过国企改制与管理层收购成为超级富豪的企业家,但也有很多例如郑俊怀、顾雏军与李经纬等身陷囹圄的企业家。王石放弃股权的决策,让王石日后在面对任何势力进攻时都能表现出铮铮铁骨。

  与王石1988年放弃个人股权不同的是,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选择的是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在大哥杨国华的指引下,1978年,时年23岁的杨国强进入北滘公社房管所任施工员,6年后升任区建筑队队长,1989年,34岁的杨国强就任镇政府旗下建筑公司——北滘建筑工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兼经理。引用一位熟悉杨国强的记者介绍,“在这11年中,杨国强实现了人生角色的重要演进,由一个穷苦家庭的孩子,变成了一个专业能力和地位兼具的技术型干部。”

  做了建筑工程公司经理的杨国强显然迅速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百万级)。在担任经理4年后,即1993年,杨国强和杨贰珠等合伙人出资3395万元,收购北滘建筑工程公司,将一家乡镇企业转化为私有财产。我们不是以此来批评杨国强管理层收购不对,但是想借此来辨别王石与杨国强在思维上的差异。

  从放弃公职到下海经商,从放弃多元化到走向专业化,从辞任总经理到主动放弃行业第一,王石一直在放下很多普通人希冀的东西。

  王石最重要的一次放下则是2017年6月21日宣布卸任万科董事长一职,离开自己亲手创办的万科集团。王石其实大可不必如此,因为历时2年半的宝万之争最终以王石胜利而结束,王石并且为宝万之争的胜利付诸了常人难以理解的努力,不惜得罪华润,竭力促成联姻深铁。有媒体问王石在过程中有没有意志消沉的一刻,王石表示,“没有,他们完全把我的斗志激发出来了!”

  之所以坚决抵制姚振华,王石的理由很简单,他认为姚振华的信用不够,将对万科企业的长远发展带来负面影响。在接受腾讯新闻出品的《财约你》专访时王石直言,“一个公司经营非常好,又有创始人在,这个团队又非常好的时候,一般来讲,进入不进入得尊重这个团队的意见。如果欢迎我进,这个就叫善意收购。如果人家不接受就叫做恶意收购,一般来讲采取恶意收购的往往结果都不好。”所以出于对企业的负责,王石即使面临外界诸多的压力与质疑,也始终坚持着自己的选择。

  在拼命打赢万科保卫战后,王石本可以继续担任万科董事长来向世人证明自己,但他却意外事了拂衣去,通过个人朋友圈宣布辞去万科董事长一职。并在股东大会上表示,“可以说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但这一天是什么时候?当真正确定时我是喜悦的心情,我说过我成功的时候就是万科不再需要王石的时候,但不是说我对万科没有感情了。”

  在辞去万科董事长一周年后,2018年8月4日晚,王石在微信朋友圈写道“人生旅途无限风光在险峰”,正式宣布将出任华大集团联席董事长,这是继4月28日接受远大科技创始人张跃邀请出任联席董事长之后,又接受华大基因创始人汪建的邀请出任第二家企业的联席董事长。

  在接受腾讯新闻出品的《财约你》栏目专访时,王石解释了这一举动。他说华大基因创始人汪建是一个公共卫生专家,经常关心社会上公共卫生应该考虑的问题,让他非常佩服,“很多人讲情怀,没有钱的时候很有情怀,有了钱情怀就不够了。而汪建是有了能力,有了资源更多的来实现他的情怀,这是我非常非常佩服的,我也愿意来帮他的。再一个,他是非常非常顽强的,这种顽强,这种坚韧让你意想不到。”而远大科技创始人张跃则极具创新能力,在环保领域做得非常极端,也让他甚为尊重。基于共同语言与共同的理想主义,王石选择了再出江湖,助二者一臂之力。

  6

  我们再回到文章开始的问题,“杨国强荣登中国首富时刻保持低调,王石从没有进入中国富豪100强却经常四处演讲,但杨国强却遭受到公众与媒体的大量质疑与指责,而很多企业家都敬重王石为‘大哥’。这到底是为什么?”

  文章上述分析可能已经帮助我们找到答案。

  杨国强是一个勤奋的企业家,但他的思维逻辑是,“我足够勤奋,然后找到足够优秀的人,给予其足够的激励与惩罚,从银行融尽可能多的钱,囤积尽可能多的便宜土地,实现最快速的周转,做到中国第一,然后全球第一。”

  杨国强以为这就是完美的商业逻辑,过去的成功让他对这种大跃进模式更加笃信不疑,但从没有去思考过规模、速度与质量的关系,没有思考过高目标、高激励与高奖惩对人性冲击所产生的风险,更从没考虑过这种大跃进模式是否已经违背了最基本的商业规律。

  而不同于杨国强,王石的一生一直在思考什么是对的事情,什么是错的事情。下海经商比继续担任公职更有意义;专业化比多元化更有力量;不行贿应该是企业道德底线;团队、制度、价值观比强人政治更为重要;质量远比速度与规模更重要;短期逐利的险资不利于万科长远发展,就要坚决抵制;万科渡过浩劫不再需要王石的时候便辞任董事长潇洒离去。

  从放弃公职到下海经商,从放弃多元化到走向专业化,从放弃股权到辞任总经理,从主动放弃行业第一到辞任万科董事长,王石一直在追寻真理,遵循内心,放下很多常人无比希冀的东西。而放下正是人一生中最艰难的事情,也是杨国强与“大哥”王石在境界上的核心差距。

收藏

评论

小编正在加紧获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