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旅游的郭英成

摩登文旅 2018-07-12 15:32

  在2017年3月,刚复牌的第一场年报业绩会上,被传言还不能回到内地的佳兆业集团主席兼执行董事郭英成,隔空表白大陆:

  “中国是我的祖国,也是大家的国家,我热爱深圳和广东。同时,我也在香港住了20多年了,回内地是工作也是旅游,我热爱深圳,热爱我的国家,也热爱投资的城市。”

  确实,爱旅游的郭老板,总是把工作跟旅游放在一块,尤其在各种“黑天鹅”事件之后,文旅这个“小儿子”已成为他旧改之后的第二大心血业务。

  白衣骑士

  2018年7月11日晚间,佳兆业以14亿元的作价,收购了中弘控股全资子公司海南如意岛旅游度假投资有限公司100%的股权。

  这笔交易,让佳兆业全权获得了中弘在海南的如意岛项目。

  这个项目,是一个填海人工造岛进行旅游度假开发的项目。位于海口市海甸岛,距海口市中心约12公里。

  已经深陷资金泥潭半年之久的中弘,出售这个项目自然是为了化解债务危机。

  而郭英成拿下这个项目,则是为了他的“工作+旅游”。

  但“如意岛”能让郭老板如意吗?

  摩登文旅问了多个业内专家,对方对郭英成的这笔买卖都不看好。

  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海南省年初已暂定了各市县的围填海工程项,而如意岛,偏偏就是个纯填海项目。

  中弘在公告里说,如意岛公司于2012年通过招拍挂取得如意岛项目,已经取得了22个海域使用权证(含跨海大桥临时栈桥),海域证对应的使用面积为408.12万平米。

  另外,如意岛项目分三期填海,一期248万平米填海已完成,已取得验收批复,正在申办海域使用权更换为土地使用权的相关手续;二期138万平米还剩余约200亩未完成,未办理竣工海域使用验收;三期330万平米尚未取得海域使用权证。

  据了解,中弘从涉足如意岛开始就是要拿下整个岛,但海南省海洋厅又要把如意岛填海工程分成3期,先把1、2期给你批了,第3期已申请3次都迟迟不批。

  可如意岛项目是个整体工程,1、2期已完工,如果3期工程不跟上就不能保证1、2期工程不被海浪破坏。

  而为了保护1、2期工程不被海浪破坏,中弘对如意岛项目3期相关海域进行了围堰施工等,因此也受到海口市海洋和渔业局行政处3733万元的罚款处罚。

  能看出,尚未取得所有权证的如意岛,其开发进程并不那么顺利。尤其尚未取得海域使用权证的3期工程,可能成就项目的开业大吉,也可能令项目功亏一篑。

  据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佳兆业共有总负债1834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为898.74亿元,非流动负债为935.16亿元,拥有现金及银行存款仅为212亿元。

  高企的负债,承压的现金流依然以及该项目的不确定性也不妨碍郭英成对这个项目的热爱,在普通人的生活里,就是“借钱去旅游”。

  曾经陷入资金链困局的郭老板,现今也当起了白衣骑士。

  或者说,在打通关系上,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郭英成,比以前更有经验和信心了。

  多元化困局

  这些年来,佳兆业或者说不幸但也可以说幸。

  多次命悬一线,都活了过来。

  命运这东西,总是很难说得清。

  有的人,注定能活着,哪怕一只脚已经落入了悬崖。

  而有的事情,注定没有例外,比如世界杯的卫冕冠军一定小组赛出局。

  对于企业来说,资金链是保命的根本,断了也就没命了,地产圈有过太多破产出局的企业,见怪不怪。但也有那么几个企业,偏偏命格里自带偏数,熬过来了,置之死地而后生。

  佳兆业就是这样的企业。

  这个要和浙民投抢买ST生化、要分拆物业上市的企业,在2年前基本被看成了一个死局:

  2014年底,佳兆业遭遇政府锁盘,现金流断裂,郭英成逃至香港望北楼。

  2015年年初,多家金融机构向法院申请查封佳兆业资产,加上境外债务逾期,佳兆业只能边甩卖项目,边寻找白骑士。

  4月,佳兆业部分项目开始解锁,郭英成毁约与融创的收购案,硬是铆着一口气,撑到“黑天鹅”事件缓和。

  2016年,楼市大火,佳兆业借助在粤港澳的布局,销售。

  2017年3月,“不死鸟”佳兆业涅槃重生,实现复牌。

  佳兆业能命不该绝,郭英成的死撑。

  他对佳兆业的耐心和信心,或者说执念,是近年来某些离开一线的房企创始人所不能比的。

  但也因为他对集团的影响太大,佳兆业在他广泛的爱好下,路径有些散漫,“黑天鹅”事件前如此,复活后亦然。

  复活前,佳兆业从2012年开始就已在多个有分量的房企榜单中占据前20的位置了,到2014年中期,土地储备超过2400万平米、总资产超千亿元,是一条名副其实的房地产大鳄,江湖人送外号“旧改之王”。

  据说,融创收购佳兆业失败以后,转而想将这批在佳兆业负责旧改的人收归麾下,但这批人去融创打了一段酱油之后,又都回佳兆业了。

  总之,在事发前做多元化,佳兆业有足够的资本。

  但复活后,尤其是基地还未重新牢固的时候多元化,则有些令人担忧了。

  6月22日,佳兆业向联交所递交了物业股份的拆分独立主板上市申请,若佳兆业集团此次物业公司拆分上市成功,其旗下的上市公司平台将达到6家之多,剩余5家分别为佳兆业集团、ST生化、佳兆业健康、明家联合和南太地产。

  为了发展科技产业地产,佳兆业与河北承德市签署了全方位的战略协议,与咸宁市政府签订了“华中国际生态科技谷“合作协议,跨国收购了在深圳有大量厂房的南太地产,并收购了以网络广告与搜索引擎营销为主业的佳云科技。

  健康集团则增持了去年收购的美加医学,还和浙民投明争暗斗许久,收购了从事血液制品生产及销售的ST生化。

  加上这些买来的公司,佳兆业旗下子集团近二十余家,业务涵盖传统住宅开发、酒店管理到餐饮、航运、科技、医疗等各类房地产相关不相关的领域。

  如此多的业务,却有过半数都发生了亏损,真正赚钱者屈指可数。

  据知情人士透露,佳兆业数十项业务中,仅有传统地产开发集团与航运集团有实现盈利,其余业务或为地产开发圈地、或之间依赖地产开发业务输血才得以生存。

  且不论为烧钱而生的足球俱乐部和正在投钱阶段的科技与健康集团,看似风光的酒店集团,都在为每年少亏几亿元殚精竭虑。

  甚至在人们眼中最该盈利的餐饮集团——嘉美轩,也会为当年只亏了2亿元而欢呼雀跃。(但据说味道真不错)

  即便如此,佳兆业并没有收敛胃口。就在十几天前,佳兆业新设的茶叶经营集团首款产品正式上市,传闻销售惨淡。

  据说,集团亏损的,最终定会在地产开发集团这边找回来。

  每年地产开发各地方公司分得的拿地款少,且利率极高,使得地方公司必须单独与各地方支行协商,寻找到其他融资途径后才能顺利完成拿地。

  因而佳兆业极少出现在公开土地市场上,新增地块也往往以小额零散地块为主。

  相较之下,郭老板对什么都大方,就是对地产开发集团可谓吝啬至极。

  但当这项目是文旅项目的时候,倔强的郭老板却回拼力去养大自己的这个“小儿子”。

  兵败东戴河

  2013年,爱旅游的郭英成成立了佳兆业文旅集团,佳兆业·东戴河是当时集团的主力项目。

  这个项目在2010年刚圈地规划时,是整个区域(绥中滨海经济区)的第一个商品房售楼处,当时佳兆业与政府谈好的计划是做一个包括五星级酒店、会所、马术和游艇俱乐部、大剧院、博物馆与文化中心以及公寓、住宅在内的区域内最大的复合型旅游业项目,总体量将达1000万平方米,总投资将达500亿元,建设周期约为6~8年。

  值得说的是,东戴河本不叫东戴河,而叫绥中滨海经济区,但因为有了佳兆业·东戴河这个项目案名,当地政府才改了名——2012年辽宁省政府一号文件正式批复,绥中滨海经济开发区正式更名“辽宁东戴河新区”。

  “新区”的概念多火啊,然而,如今距离拿地已经过去了8年时间,佳兆业成就了东戴河,东戴河却没有成就它。

  但这个项目被冠以“鬼城“名号已有多年。

  2011年,佳兆业·东戴河首次开盘,它一次性开了40多栋楼,此后的5年间,它没有再拿新的预售证,就一直在消化这些旧货。

  这一方面,和佳兆业2014年底开始的“黑天鹅”事件有关,在集团整个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自然无力去新开发个别项目。

  而另一方面,这个“新区”后来的发展,远不如拿地时候规划的那般,也导致这个项目难以起色,甚至几番跌落——第一期开盘时候,这个项目的销售均价为6500元/平米,2014年时为5800/平米,2015年降到了4700/平米,2016年回升到了6000-6500/平米,而现在新开盘价为8000元/平米。

  投资价值有多少,相应的交通、基础设施配套又有几分,显而易见。

  最终,到此购房的人越来越少,炒房无以为继。曾经被重点投资的东戴河,成为了佳兆业难以回避的痛。

  直至2016年930后,京津冀重点城市全线限购,而不红不火的东戴河,成为其中的漏网之鱼,人人爱买房的年代,复活后的佳兆业,也趁势收割了一波。

  2017年小镇概念火起,佳兆业想趁势再热炒一波东戴河。

  但刚好遇到2017年年底,绥中政府换届。

  2018年4月4日,绥中县十六届人民政府第8次常务会议上,县长、东戴河新区管委会主任马茂胜提到了佳兆业东戴河房地产公司违法填海影响生态环境案件的整改方案,这是继海南房地产开发环境整改方案的又一个由于环境问题叫停房地产开发的案例。

  方案中提到佳兆业东戴河项目违法填海、影响海洋生态环境,要求加强河流治理、明确整改任务。

  不知道郭老板拜了几次山头,但显然,盘活项目的效果达到了。

  6月27日,已经开业7个年头的佳兆业·东戴河,开放了新的北京营销中心。郭老板对“小儿子”的永不言弃,感人肺腑。

  除了东戴河,佳兆业的另一个文旅代表项目,是金沙湾国际乐园。

  2014年4月,为争夺该项目土地,佳兆业与华润、华侨城、港中旅等巨头集团历经多轮竞价,最终以54亿元成功拿下,高出起拍价约50%,创下当时深圳地王的记录。

  甚至在集团濒临破产的时候,佳兆业都没有松手出让这个项目——依托第二大股东生命人寿输血13.8亿元,坚持缴清了金沙湾国际乐园项目地剩余土地出让款。

  据悉,该地块位于深圳大鹏下沙片区,是深圳山海风光最独特、旅游资源最丰富、发展潜力最大的地区之一。项目占地150万平方米,总投资约300亿元,预计年接待游客数量将达到230万人次。可以说,这是佳兆业重回巅峰的重要依仗,也是支撑其渡过绝境最后的希望。

  撑了近3年后,2016年11月29日,佳兆业金沙湾国际乐园项目才正式启动。

  去年4月,前香港迪士尼乐园运营副总裁Noble Coker出任了佳兆业金沙湾国际乐园公司总裁,此番人才引进足以显示佳兆业对这一项目的重视。

  从开业后这一年的表现来看,金沙湾项目并未辜负人们对他的期望,节假日往往一房难求,游客赞不绝口。

  相比佳兆业·东戴河而言,金沙湾国际乐园算是不负郭英成的希望,让郭老板坚信之前咬牙的日子都是值得的,也坚定了郭老板要做大文旅的决心。

  去年年底,佳兆业与成都市青白江区签署管理了约2000亩的凤凰湖旅游度假区,拟建设国际文化小镇;此外,还与各地方政府签订了安徽滁州高教科技城、常州医疗科技城、青岛森林康养小镇和无锡航空小镇共四个特色小镇的合作协议,均是典型的PPP模式。

  爱旅游的郭老板,其实对于文旅地产这其中的逻辑十分轻车熟路:先与地方政府建立联系、寻求合作机会,在帮助地方政府解决问题的同时获得大量、廉价的土地,最后把土地用房地产开发的模式变现。

  是的,虽然这个套路曾把佳兆业推向了死亡边缘,但缓过一口气以后的郭英成,还是继续走起老路子,享受高回报与高风险并存的钢丝线。

  至于收购海南的如意岛,是否意在继续验证自己广泛的人际关系,郭老板这一手牌怎么打,很是好奇。

收藏

评论

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更多数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