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的2017:平定股权之乱 开启郁亮时代

中国经营报 2017-12-30 08:52

  股权之乱给了万科转型的机会,而在平定之后,郁亮时代的万科正朝着“万亿”计划疾行。

  2017年,“变”字贯穿了万科发展的始终。伴随着股权之争落幕,王石将权杖交付于郁亮,万科正式进入了郁亮时代。看清“资本力量”的万科,在注重资本运作的郁亮领导下,金融合作圈雏形渐显;此外,深入学习十九大精神的万科,立志要做美好生活的场景师,并基于此开展多元业务……

  此时的万科房地产业务销售规模已突破4000亿元,但在郁亮眼中,万科已不是一家传统意义上的开发商,而服务行业的定位也将为郁亮时代的万科拉开新的帷幕。

 万科已不再需要王石?

  在郁亮看来,没有王石就没有万科的今天。

  “当真正确定辞去万科CEO的时候,我是喜悦的,我说过我成功的时候就是万科不再需要王石的时候,但不是说我对万科没有感情了。”这是王石的离职感言。

  现在的万科,也是真的不需要王石了,对于王石的离开,有人觉得他是被迫无奈的选择,也有人认为这是他真正的成功,但不论如何,为期两年多的股权拉锯战也随着王石的退场告一段落。

  2017年,对于万科而言极为重要,一方面多名独董早已提出辞呈,另一方面3月27日董事会任期也面临届满,新一届董事会席位的落定一直被市场认为是其成败的关键,然而,尽管董事会已超期服役,但换届方案始终悬而未决。

  5月14日下午,万科公告称将于6月30日召开2016年度股东大会,但对于董事会换届依旧只字未提。直至6月21日早间,万科一纸公告公布了深圳地铁于6月19日提交的董事会换届临时方案,基本给此次股权之争定下了输赢。

  根据深圳地铁提供的董事会换届临时提案,王石已不在董事会名单之列,7位非独立董事候选人中,万科管理层及深圳地铁各占3席,现任赛格集团董事长孙盛典则作为外部董事被提名,宝能、安邦一个席位未占。万科方面表示未收到其他股东的董事会换届提案,而深圳地铁则直言在向万科提交临时提案前,征求了万科现有主要股东等各方意见。

  “提案时间选取得很巧妙,宝能的董事会提名权被封杀了。” 一位长期关注万科股权之争的金融系教授在分析万宝之争时表示。

  按照万科公司章程,股东提出临时提案,应当在股东大会召开前10天提出,董事会应当在收到提案后两日内发出股东大会补充通知,公告临时提案的内容。而在万科公告深圳地铁的临时提案时,已是规定的最后期限,宝能就算想提名亦受章程所限。这也意味着,至此,董事会新一届成员基本已成定局。

 股权之乱 各有得失

  随着2017年6月30日股东大会顺利结束,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当选就职,标志着万科股权之争暂告一段落。纵观整场股权之争,各方均有得失。

  宝能获取控制权意图落空,一方面是董事会提名权被封杀,另一方面前海人寿深陷“邮件门”,被指存600亿元退保风险,宝能向证监会表态将配合好万科董事会换届工作,以此示好。但从单纯的投资角度看,万科股价大幅上升,也给其带来丰厚的利润。

  华润和万科遮羞布都撕了,和谐共处逾16年的双方公开翻脸,在彻底退出万科之后,华润董事长傅育宁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避谈万科话题,并表示:“未来我们的金融资源会支持华润置地做强做大。”

  半路入局的恒大,亏损70亿将所持有的股份全数转让给深圳地铁,助其稳坐万科第一股东之位。

  若万科此前引入深圳地铁的重组计划能顺利,深圳地铁以价值456.13亿元的两宗土地即可换取万科股份,但最后重组失败,深圳地铁只能曲线从华润和恒大手中收购股票,成本提高至约663亿元,持股比例达29.38%。

  “未来会做好基石股东的本分,不会干预万科具体的经营业务,仅仅发挥股东的作用。万科也不会变成一家国企,会继续支持万科的混合所有制,坚持万科既定的发展目标。”林茂德就任万科董事会董事后表态将继续做“甩手掌柜”。

  成功入股万科后不久,林茂德宣布退休,并有消息指出其曾因入股万科有功获得百万奖金。即使已在深圳地铁功成身退,但其万科董事会董事一职尚未变更。

  对于万科而言,一切尘埃落定,虽成为深圳国资成员,但公司依旧保持着混合所有制形式。而王石的离开,在他自己看来亦是最合适的时机。

  “我们往往都高估现在的能力,而低估了未来的场景,应该对万科、深圳、中国的转型,对未来怎么高估都不为过。”王石告别万科时不吝表达自己对万科、对郁亮的信任,对郁亮所带领的团队完全放心,也充满期待。

 看清资本力量

  股权之争刚顺利落幕,接连两大宗收购动作让万科在资本市场惹人注目。

  2017年6月底,万科以551亿元将广信资产包收入囊中,王石一度笑言:“这怎么那么像我要离开万科的大礼包。”若真将其视作王石功成身退的大礼包,那么领衔中国财团以787亿元总价收购物流巨头普洛斯则可被看作是万科郁亮时代真正意义上的“首秀”。

  早在2015年万科就曾扬言要做地产界的黑石,而此时的万科,以股权投资、基金投资为主的资本手法也愈发娴熟。

  2017年12月18日晚间,万科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全资子公司盈达投资拟与金晟资产、工银(深圳)股权、工银(重庆)股权共同入伙投资金晟硕庆基金,金晟硕庆基金初始募集规模为100亿元,其中万科的出资额为50亿元。而子基金募集规模为人民币22.945亿元,深圳万科认缴出资9.55亿元。

  金晟硕庆基金的成立,是为了投资资金或直接参投于金融机构及其他机构的存量资产盘活类标的和企业转型升级过程中的资产整合、股权重组、企业并购类标的,以资产和股权转让及存量资产盘活收益作为基金的收益来源。

  以基金方式缓解“重资产”资金状况,盘活存量物业价值已逐渐成为万科的惯用手法。在商业地产经营环节,2017年万科对商业物业设立了两个基金,其对应出资比例约为39.4%,在引入其他投资者一起持有商业物业的过程中,万科提供相应的运营管理服务。

  “资产证券化对于租赁型、持有型物业是非常好的帮助,未来我们会一直往这个方向继续努力。” 万科高级副总裁、印力集团董事长丁力业表示。

  此外,在物流地产方面万科采取的 “套路”如出一辙,设立物流地产基金,自身持股比例约25%。

  “未来房屋租赁市场也可以采取类似的方式,我们发行的基金在思路上与保利的类REITs很相近,逐步逼近真正的REITs。政策支持下,真正的REITs肯定会出现,万科也会积极参与。”在2017年11月初万科月度经营数据电话会议中证券事务代表梁洁表示。

  可以说,考察黑石及亲历股权之争让万科看清了“资本的力量”,万科正学以致用,借助“资本的力量”加速向城市运营配套服务商转型,拓展各业务版图。

 转型中积极做加法

  很多人也许已经淡忘,万科曾经是一家以电器贸易起家的多元化公司,在1991年初,正式提出“综合商社”概念后,万科的业务领域涉及进出口、零售、投资、影视、广告、饮料、印刷、机械加工、电器工程等十多个行业。

  直至“君安事件”之后,王石意识到通过专业化形成竞争力的重要性,并自1994年起,万科痛下决心做“减法”,业务领域全面收缩,逐渐聚焦于住宅业务,彼时的郁亮,亦是执行者之一。

  在万科而立之年,万科开始围绕房地产业务,向多元化方向转变。当时坊间盛传,王石并不赞成郁亮为万科“做加法”的决定。时至2017年,万科的多元业务版图雏形已显,而在郁亮看来,是股权之争给了万科安静转型的机会。

  两次股权之争,开启了万科两个不同的时代。

  据郁亮介绍,在万科未来的十年规划中,除了房地产开发和物业管理两项核心业务外,还有商业地产和物流地产两项优势业务、冰雪度假和长租公寓两项拓展业务、养老和教育两项拓展业务,以及不局限于与深圳地铁合作推进的 “轨道+物业”模式被视为潜力业务。

  一位万科的老臣直言:“此‘多元’非彼‘多元’,曾经的万科做减法,现在的万科做加法,一个企业发展的每个阶段都会有其不同的发展诉求。”

  深入学习十九大精神后,万科将城市配套服务商的角色形象地诠释为美好生活的场景师,并致力围绕城市发展的各个场景做布局。

  对于各业务版图,万科不仅寄望于“规模”的增长,更希望能在行业中领跑。郁亮曾公开表态希望印力能在三年内做到数一数二,包括普洛斯在内的物流业务向全国第一乃至全球第一的目标努力,在2017年的华南媒体交流会中,其更扬言万科有意进军住宅租赁市场。

  而此时,万科的房地产销售规模已经突破4000亿元大关,但郁亮却不愿再提规模,亦不愿意大家再将万科与传统意义上的开发商画上等号。“现在谁跟我说万科是开发商,我跟他急。”在他看来,现在的万科不仅仅是一家开发商。

  不管王石此前是否真的反对为万科“做加法”,但在现在的王石看来,“万科真正的黄金期才刚刚开始。”

收藏

评论

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更多数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