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亮的哽咽,王石的遗憾

丽尔摩斯 黄秋丽 2017-07-01 13:26

  郁亮哽咽了。

  这个静水深流、一向很少流露情感波动的男人,谈到“王石像伯乐一样发现了我、像导师一样培养了我、像英雄一样激励着我”,谈到“我对王石主席充满了感恩和感激”时,忍不住哽咽了。

  这是昨天万科股东大会上的一幕(见视频)。郁亮的致辞既是对所有人的讲话,也是专门对王石讲的——在私下场合无法说出口的话,比如对王石的“感恩和感激”,在这个特殊的时刻,郁亮当着所有人的面讲了出来。

  坐在郁亮身旁的王石,一直很认真地听着他讲话,不时有眼神交流。当郁亮哽咽的时候,王石的反应比所有人都大,他把身体向前挪了挪、使劲地鼓掌,像父亲在鼓励孩子,也像朋友送来安慰。

  这是万科史上最重要的一次股东大会——它既是万科股权大战的完结篇,也是万科两代领导人交接班的历史时刻。会议通过了郁亮兼任万科董事长、总经理的决议,王石正式卸任万科董事长,担任万科名誉董事长。而宝能、恒大、安邦这些举牌的险资统统没有出现在万科董事会名单中。至于这些险资为什么没有进入万科董事会,摩斯以后再写,今天就来说说郁亮和王石。

  了解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有一个岗位最难干,那就是太子。老皇上太能干、活太久,太子等到花儿都谢了也没法上位;太子没本事,斗不过觊觎太子之位的人,搞不好还得身败名裂、人头落地。

  这两种危险,郁亮都遇到了。从2000年担任万科总经理到这次彻底接班,郁亮在万科干了17年的太子——虽然他是个实权太子,有全面操盘万科的权力,但太子就是太子,比起创始人王石就是低一头。这种人格上的压抑,最终会带来公司行为上的分裂,这是最近几年万科“宫斗论”广为流传的根源。两代人不可能有完全相同的思路,分歧在所难免,而人性的幽暗会把分歧变成分裂,乃至宫斗。

  纵然王石是轰轰烈烈的英雄做派,也难逃人性的定律。但从他主动禅让、把舞台留给年轻人这件事来看,王石战胜了人性。如果只从结果看,你可以认定,宫斗并没有发生过。所有那些流传的万科“宫斗论”,都是一厢情愿地放大了王石和郁亮人性中的幽暗面。

  但如果王石这次没有退位,结果会怎样?这是一个特殊的时间点,郁亮在股权大战中的表现再次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一个有能力的人迟迟不能上位,那么以后宫斗是大概率事件,郁亮出走也是大概率事件——天广地阔,舞台巨大,甘于永远生活在另一个人阴影之下的只有无能之辈。

  昨天摩斯看到一种观点,说王石退位之后,没有精神领袖,万科会速朽。真不知该说什么好,王石在位你们说他贪恋权力搞宫斗,王石走了你们说万科离开他就不行;王石反抗野蛮人,你们说他不讲规则,他要是不反抗乖乖投降,你们肯定又说他真没血性。真是让读者我左右为难呀。

  很多人曾留言说摩斯太支持王石了吧。摩斯想说,支持和迷信不是一回事。

  迷信王石的,恰恰就是上面那些自相矛盾的人。地球离开了谁都会转,但他们偏偏认为离开王石就不转了,把王石搞成矛盾中心,什么事都因为王石。

  老而不死谓之妖,王石急流勇才还是神。轰轰烈烈地创业,轰轰烈烈地战斗,轰轰烈烈地走开,做于己、于人、于万科都有益的事,不亦智者乎?

  郁亮如果没有真本事,他的人生极有可能定格为身败名裂的太子。觊觎太子之位的人多数来自内部,但这一次,他遇到了强大外部的觊觎者。险资兵临城下,万科风雨飘摇。王石看上去上窜下跳摇旗呐喊,但人家觊觎的是实权太子郁亮。

  控制了郁亮就等于控制了万科,而如果不能控制他,那就要毁掉他。不久前曾传出郁亮的绯闻,真假摩斯不敢判定。但是敢肯定的是,有人不甘心,想毁掉郁亮,挑不出工作上的毛病,那就攻击道德攻击人设吧。虽然股权大战大幕已降,但这是一场并没有完结的战争。即便郁亮已经正式接班,危险依然存在,对他的考验并没有完结。

  离开自己开创梦想的公司,王石会有遗憾吗?摩斯认为至少有一个。

  2014年采访王石时,他说:“我一直有个理想,希望万科成为一个房地产技术方面的公司。其它行业早就解决了的问题,中国的房地产业到现在还没有解决。比如说家电行业、IT行业,它们的质量系统早就和国际接轨,成本控制也很好。”2000年以来万科一直在探索住宅工业化,但是在中国做的很难,因为这涉及到一个产业链,并不是一家公司就能做成。

  很多人都知道王石的情怀、人文精神,殊不知,他是个非常喜欢科学的人。王石最大的遗憾就是万科没有成为一家技术领先的公司,而万科的局限来自于它所处地产行业的局限。

  但是未来的万科肯定不再是一家单纯的地产公司,它到底会怎么变,要考验继任者郁亮的智慧。

 以下是摩斯2014年采访王石的部分内容:

  我对技术一直非常感兴趣。

  年轻时我是个无线电爱好者,跑到北京、上海买各种零件,回来自己动手装半导体收音机。在学校我的数学、物理成绩一直很好,有一次上自习,数学老师发现我在玩,就给我出了道难题,他转了一圈发现我还在玩,但一看我已经把题目做出来了,那是一道还没有学过的高年级的题。

  到深圳时,最初很想在电子行业创业,万科最早是做录像机的,但是因为当时的政策限制,要有许可证,最后放弃了。为什么我开始不喜欢房地产?因为房地产太粗放、太粗糙了,没有技术含量。2000年之后,万科开始探索做住宅产业化,后来在东莞成立了建筑研究中心,我一回公司就去那儿看,那里面有很多跟住宅有关的技术,比如工厂化生产房子的技术,节能环保、绿色建筑、微生物降解垃圾等等技术。万科在研发上也是有投入的,我一直有个理想,希望万科成为一个房地产技术方面的公司。

  其它行业早就解决了的问题,中国的房地产业到现在还没有解决。比如说家电行业、IT行业,它们的质量系统早就和国际接轨,成本控制也很好,你像苹果的东西就是富士康生产的,到别处去生产成本就高。万科一直在向制造业学习,如果真的实现了住宅产业化,在流水线上生产房子,其实也就改变了整个行业的生产方式。

  大规模盖房子必须把误差控制到最小,这只有工业化手段能做到,这也是万科做住宅产业化的初衷。此外,住宅产业化对环保节能有很大的作用。现在万科的目标是2015年基本完成住宅产业化系统,2016年完成绿色建筑系统,在这个基础上,万科才能真正实现持续稳定增长。如果这些做不到,万科其它的连谈都不要谈。

  在过去10年,万科做住宅产业化非常艰难,因为这涉及到一个产业链,不是一家公司想做就做的。住宅产业化并不是新东西,万科的住宅产业化主要是向日本学的,但是全世界就是万科一家由发展商带着设计公司、建筑公司、部品供应公司做住宅产业化。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万科已经看到了曙光,现在全国有20多个城市的相关管理部门安排同行来学习万科的住宅产业化。现在对环保的关注,让住宅产业化越来越受重视。

  最近,万科建筑研究中心要和美国宇航局(NASA)合作搞3D打印房子。很多人一听觉得不可思议,房子怎么能打印出来?其实3D打印房子也就是机器人盖房子,就是自动化生产房子。一般3D打印喷的是塑料,但是这个喷的是砂浆之类的。现在这个技术处于实验室阶段,有3个国家有这样的技术,万科选择了NASA。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万科的任务书已经下了,大概3年以内,研究成果要从实验室里拿出来,但是要推广到一线上去,可能要10年、20年,或许是30年。在我看来,这个技术是住宅产业化的升级版。

收藏

评论

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更多数据了